当前位置: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李晓峰就全球疫情对国内外贸企业出口的影响接受媒体专访

日前,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6月8日,全球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697万,达到6973195例;累计死亡病例超40万,达到401848例。事实上,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形势不断发酵,对世界及中国经济的影响不容小觑,尤其是给国内外贸企业造成了突发性的冲击。

那么,究竟这次疫情对广东特别是珠三角地区的外贸企业产生了哪些影响?外贸企业怎样进行自救?当地政府又能怎样帮助企业渡过难关?针对上述问题,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经贸学院博导、民建广东省委会文化教育宣传委员会主任李晓峰教授接受广州日报记者专访


广州日报:根据您的观察和了解,这次疫情对广东特别是珠三角地区的外贸企业产生了哪些影响?

李晓峰:2020年以来,新冠疫情爆发并蔓延使得广东特别是对珠三角制造业和外贸行业雪上加霜,过去两年由于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要素等多种成本的不断增加和中美经贸摩擦持续升级等等原因,已有不少制造业企业的生产环节持续向海外转移。疫情使珠三角制造业和外贸企业在较长期时期的转型压力和又一“黑天鹅”事件突发性冲击下生存更是难上加难。对外贸企业而言,其订单、客户、现金流等是安身立命的关键“要素”,然而这些洽洽都出了严重问题。

但我认为,总体来说,全球疫情对外贸企业出口的长期影响还是有限的,短期内疫情对广东外贸企业出口贸易尽管有一定影响,但是其影响仍具有阶段性和暂时性的特征。由于从全球供应链上看,中国仍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国是全球最大出口国,有全球最齐全的制造产业链集群,在全球产业链中处于中间环节,处于全球生产分工体系中上游的关键位置,疫情的短期冲击可能在某些领域助推了部分产业和产能的转移,但不容易撼动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同时虽然本次疫情导致部分医疗用品进口增加,但因进口额度有限,其对进口增长的促进作用同时也有限。

具体来讲,疫情对珠三角制造业和外贸行业的影响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虽复工却未能全面复产。国内疫情有所控制好转后,有序推进复工复产。但国外及境外疫情仍在蔓延,很多采购商都取消订单或要求延迟发货,这些不能顺利履约的订单占总订单比例超过50%。欧美市场的终端门店绝大部分都处于歇业状态,大客户取消订单或延迟付款,因此复工后这些制造业企业的产能未能完全释放。现在很多工厂运行情况是,订单是零散的,做完一阵就继续停下来,产业工人未能满负荷工作。订单不稳定和对未来预期不确定性困扰着珠三角众多制造业产业与企业。

二是全球供应链因疫情影响运行受阻,导致运费大幅上涨。疫情严重情况下,有关国家采取封关、封境、封城措施,造成物流体系存在滞带,大量跨境运输停滞,零售终端停摆,欧美多地港口关闭、航线停飞,空运缩减一半、运费大幅上涨,大量货物无法运输,只能积压在仓库,还要额外支付更多的仓库保管费。

三是订单业务量骤减使诸多企业面临资金链断裂。从配件用的物料、材料到设计,再到成品,到品牌运营,再到订单服务,产业链很长,资金链是随着产业链高效运转而不断流动的。但采购商以不可抗力为由取消订单,货物滞留,仓库管理费还须照常支付,而且老客户做外贸订单基本是基于熟客信用,没有太多预付款定金,即使预付了定金,大部分充其量只预付了30%,因疫情取消订单,制造业企业也很难得到足够赔偿。有些强势的大客户为了保证自身资金链不断裂,支付代工厂商的付款期延迟到180天。这无疑给代工企业造成了很大经营压力。因为,这些代工商基本是薄利多销,60-70%是物料成本。举例而言,一个年营业收入上亿的制造业企业,只要工厂机器在运转,每月就要支付供应商的货款大约500-800万元,而且这些成本兑付压力很大,很难拖欠。再加上工资、租金等其他成本,实体经济企业的经营压力愈来愈大。

四是大量展会取消或延期,使一些需要平台才可获取订单维持运营的外贸企业受到严重影响。广交会延期并首次采取线上模式也只是初探,具体效果能达到什么程度,目前看很难评估。但整体宏观经济形势的不乐观,决定了线上广交会对外贸行业的纾困是有限的。有些企业开始借助淘宝、京东、抖音、拼多多、快手等移动互联网平台搭建跨境电商平台,开展直播带货、社群营销等新零售模式,也是在困难形势下做了创新商业模式的努力,对企业开拓国际市场有助推作用。根据有关数据统计,2020年2月以来,淘宝直播的广州商户增长4倍,广州有超过100个专业市场尝试开展直播。但也有一些专业批发市场商户表示,因不具备电商专业知识、人才和运作经验,担心运营成本上升问题,难以短时间内适应直播模式。


广州日报:那您认为这些影响的范围有多大?程度有多深?

李晓峰:至于疫情冲击制造业和外贸行业的范围和深度,应该说国际市场需求的整体萎缩和全球供应链运行受阻,对珠三角制造业体系影响是全局性的。甚至有观点认为,对外贸的影响超过2003年的非典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根据广东统计信息网的数据,2020年2月,广东省包揽了全国大约30%的出口贸易额,但当月的出口总额同比仍下降了17.5%,这一数字背后是超过千亿规模的订单流失。2020年1-2月,全国共有24.7万家企业倒闭,而广东省的倒闭企业占全国倒闭企业数量的12.5%,也就是说,全国每8家倒闭企业中,就有一家来自广东。总体而言,珠三角制造业生产的货物有大约40%的滞销而积压在仓库,珠三角企业尽管复工率高达90%以上,但真正恢复产能的大约只有30%左右,订单下降约有10%-15%,存货积压40%,还有40%的产能未完全释放。


广州日报:针对这些冲击,外贸企业怎样进行自救为好?

李晓峰:一是企业仍要从长计议,坚持以出口为导向,以维护广东企业在国际市场和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

二是要加速产业升级,积极部署产业链上下游的联动发展。积极通过跨越式发展新模式,形成在全球价值链上面的控制力、积极坚持自主创新发展及产出高效率能力几个方面均领先的新型基础产业,促进现行产业结构真正尽快转到现代产业结构上去并能确保其高质量发展。

三是要稳定投资者的预期,鼓励受供应链波及比较大的行业寻找替代方案。外贸企业要充分利用中国制造的明显优势,加强电子商务发展,虽然物流方面暂时受到一定阻力,但通过内销和发展跨境电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当前订单不足的问题,通过线上交易平台、智能展会平台,开展经贸合作和开拓新的获取订单渠道,同时要加强贸易投资促进活动。

四是加大品牌建设的力度。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这次新冠疫情特别是国外疫情危机背景下证明品牌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对品牌来说,知名度及美誉度都很重要。很多广东企业现在还没有真正认识到品牌的重要性,或者觉得创立品牌要投入很高的成本,感觉对中国企业来说可能还比较遥远。也有些企业关注品牌的知名度,而没有考虑到美誉度。但在非常时期,品牌美誉度的力量就更加凸显出来。所以我认为广东企业一定要更加重视创建自己的品牌,而不能够仅仅满足于代工,行业里面的领头企业更要重视品牌创建和不断提高其美誉度。

第五是在“创新”方面下功夫,探索管理创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多措并举。在企业管理创新方面,现在很多企业都处理得很好,探讨疫情期间的生产管理方式,实现管理的创新;在技术创新方面,建议企业可以提升网络化、智能化和数字化水平,加快产业结构调整的速度;在市场创新开拓方面,外贸企业要对市场抱有信心,可以向东南亚一些疫情影响较少的国家开拓市场。

除此以外,受疫情的影响,外贸订单被暂停或者取消是常有的,有些企业还会面对新增的市场壁垒问题。首先,在面对这样的情况下,外贸企业要提升法律意识,寻求法律支援,尽量避免违约行为,把违约的风险控制好并争取降下来。其次,利用好各级政府扶持政策过难关,保证能够先存活下来正可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最后,企业要有主动意识,主动出击寻找新商机,拓展新市场,增加新订单。


广州日报:对于当地政府而言,有哪些措施可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李晓峰:我建议政府出台更多精准化的政策措施。比如针对大型外贸企业,要保障供应链的安全,地方政府要想方设法稳住供应链上下游的安全,协助企业排除可能出现的新贸易壁垒。在财税金融方面,统筹融资、信贷、保险等政策,帮扶企业挺过来,尤其是帮助小企业先活过来并能活下来。要坚持开放合作的理念,疫情冲击毕竟是短期的或者说是阶段性的,要稳住现有的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加强与国际合作共同实现并争取和确保供应链的稳定性,同时抓住RCEP谈判、“中日韩”经贸合作和“一带一路”建设加强新产业链布控。

如果短期内乃至上半年市场消费需求没有振作或激活起来,所有的政策支持对广大中小企业而言只能是杯水车薪,大量的企业倒闭也还是在所难免。因此政府还需要直接负债扩大投资,替代部分民间减少的投资开拓新的就业机会,以确保社会稳定以及经济不至于产生大的衰退。

作为政府,要更加重视营商环境便利化、贸易投资便利化,为外贸企业降低税费的成本,同时实现无纸化运转,降低通关成本。扩大服务业开放,创造新的投资增长点。吸引全球资本、全球订单聚集于此。


李晓峰简介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经贸学院教授、博士生和博士后导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中国民主建国会广东省委文化教育宣传委员会主任;中国市场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政府重大行政决策咨询专家;广东省国际服务贸易学会会长等。主要研究领域:开放型经济的理论与实践;“一带一路”建设与中国对外贸易。


来源:广州日报客户端


责任编辑:广东民建   发布时间:2020-06-11 16:4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