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加快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融合 促进粤港澳大湾区服务贸易发展

李晓峰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快推进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进程,关键在于尽快实现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要支持传统产业优化升级,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瞄准国际标准提高水平。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党和政府一直以来对服务业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加快调整和优化经济结构,推动提质增效升级,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李克强总理多次强调,要坚持生产性服务业与生活性服务业并重,现代服务业与传统服务业并重,促进服务业发展提速、比重提高、水平提升。

目前,生产性服务业已成为第二、三产业加速融合的关键环节,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推动力,是全球制造业竞争战略的制高点。尤其是“一带一路”倡议和粤港澳大湾区战略提出以来,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的融合并相互促进其发展已成为我国与沿线国家和地区深化经贸合作关系的重要路径。两者关系的研究也已成为当前业界和学术界重点关注的问题。

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高度融合是湾区经济发展的必经之路

纵观东京、纽约、旧金山世界三大湾区,其经济发展都经历了港口经济、工业经济、服务经济、创新经济四个阶段。而中国的粤港澳大湾区当前正朝着服务经济与创新经济的趋势发展,未来粤港澳大湾区产业发展应该以现代服务业与先进制造业融合为主。

在20世纪70年代末,粤港澳地区曾进行过“前店后厂”式的合作,港澳地区因土地和人力成本的上升将制造业外移到广东的珠三角地区。

近年来,珠三角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推进对生产性服务业产生了大量的需求,粤港澳从以跨地区生产贸易为主的区域联系逐步转向了以服务贸易为主的区域合作,这使粤港澳合作上升到了更高层次。珠三角的生产企业所需要的生产服务业有81%使用香港及境外的外向程度最高的一类生产性服务业。当前广东服务业发展水平严重低于港、澳。珠三角九市服务业占比约为56 %,香港约为92 %、澳门约为93 %,若珠三角九市服务业发展占比能达到约70%以上,那么粤港澳大湾区服务业占比完全有可能提升到80%以上,可成为把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成国际一流湾区的重要支撑。广东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已成为制约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瓶颈。2017年上半年,广东生产性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只有28.1%,占服务业的比重仅为50%,与德国等制造业强国的生产性服务业占比相差达20个以上的百分点。在此情况下,加强广东与港澳在研发、设计、企业管理咨询、法律、会计、检验检测、医疗、营销、金融等服务贸易合作的空间潜力巨大。2014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指导意见》以来,粤港澳大湾区越来越多的制造业企业开始注重利用新技术向产业链的上下游服务延伸拓展,其逐步形成的具有相当规模和层次的产业集群为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提供了坚实的载体和巨大的市场空间,使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深入融合发展的态势更加明显。

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融合的重要作用

生产性服务业是从制造业中分离出来的,它不仅是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也是西方经济发达国家在全球制造业中分工与产业链重组过程中能长期位于主导地位的诀窍所在。这些年来发达国家服务业增加值占比普遍超过70%,生产性服务业的增速远高于服务业平均增速,其靠着在研发设计、商务服务、市场营销,战略管理、售后服务等看上去似乎处于从属“环节”而实际上通常集聚了很高增加值或附加值的生产性服务业领域的主导优势,掌控着全球生产网络和产品的价值链,诸条流水线被“发送”到劳动力及原材料成本相对低廉的发展中国家,而原来与之相伴的生产性服务业却留在了发达经济体内,这些显著提高了它们的产业发展素质和资源配置效率,从而获取了极高的超额利润。由此看来全球生产制造服务化发展趋势愈来愈明显,但我国产业仍偏重于生产制造环节,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体系中长期处在全球价值链低端而导致制造业效率很难提高,利润率也就随之走低,这迫使经济产生了“避实向虚”的不正常状态。再如,百姓消费需求很难得到满足,偌大的内需市场潜力没有得到充分挖掘,产业结构严重失调。另外,就业市场空间被压缩了许多。目前,我国在服务业就业的比重还不到25%,这个比例不但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甚至低于一般的发展中国家水平。生产性服务业急需知识和智力的强力支撑,本应是吸纳高校毕业生最集中的领域,但因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致使这一群体就业压力加剧,同时也导致浪费了大量宝贵的人力智力资源。由此推断可以得出结论:制约我国经济发展提质增效的一大瓶颈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严重滞后及与制造业很低的融合度。

大力发展为农业、工业服务的生产性服务业是解决我国当前经济运行中部分产业产能严重过剩,劳动力、土地等生产要素成本上升,产品附加值低、资源能源消耗高、环境污染严重等问题的重要途径之一,也是顺应我国产业结构和消费结构升级趋势,进一步深化改革,激发企业创新动力,加强生产性服务供给,推动我国产业不断向价值链中高端发展,促进我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的重要措施。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不但能够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还能极大地改善人民群众生活。比如第三方物流水平的高与否决定着物流企业的服务质量和效率。物流企业中有相当一部分企业是为生活服务的,如冷链物流,农产品、快销产品物流等。

大力加快生产性服务业的创新发展,实现服务业与农业、工业在更高水平上有机融合将必定会有力推动我国在国际竞争中从单纯依赖廉价资源优势向发挥动态竞争优势转变,也有助于我国企业打破价值链低端锁定、实现向“微笑曲线”两端移动,从而在国际分工和交换中获得更大利益。

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成功融合的案例

管理学家受到自然生态系统概念的影响与启发提出了“产业生态系统”理念,并在实业界得到了愈来愈广泛的推广与应用。

(一)一家快餐企业仅专注于汉堡包制作和销售,把其他流程全部外包出去,从而构建起了一个庞大的产业生态系统,终于发展成为国际知名连锁企业;而与这家企业同期创办的另一企业却从养牛到卖汉堡等业务由它自己全部包办,结果没过几年这家企业就彻底倒闭了;还有一家软件企业数十年来仅专心致力于开发平台软件和少数基础应用而把广阔的市场空间让给了上万家第三方软件开发企业,结果这些企业提供的丰富应用反过来进一步加强了前者平台软件产品不能替代的垄断地位。

(二)我国大型装备制造企业沈鼓集团坚持实施创新驱动战略,锐意改革,仅用短短的四年时间就把原分布在各子公司的客户服务业务整合起来,建立了涵盖售后服务、远程监测、安装检修在内的客户统一服务系统,结果为客户服务这种生产性服务业务变成了沈鼓集团利润率增长最快和最高的板块,也成了该集团新的经济增长点。

(三)地处东北地区通榆县的一位农民说,以前他自种向日葵所生产的葵花籽通过散装形式每斤仅卖2.5元,好多时候甚至还低于该价格,但县政府相关部门帮他联系到了杭州企业收购他种的向日葵,验收样品后对方就签了一次要以每头5元的价格订购6000棵头的采购合同,今年仅靠卖向日葵的收入就达到3万元。由此看出:农产品价值链的主导方向也正朝着由生产环节向加工环节继而向流通等服务业环节转移的趋势发展。

(四)欧美等发达国家的人不单依赖产品本身获得利益,还依靠产品售后配套服务,零部件及其先进的技术去获得利润。这些国家的生产性服务业之所以很发达,重要的原因是由于他们将许多传统制造业转移到了落后国家或欠发达国家与地区,它们除了把高质量、无污染的制造业保留下来外,而且还通过创新驱动,全力以赴专心发展拥有高技术及高附加值的先进生产性服务业。譬如,他们卖餐具的商店不仅仅只出售餐具和厨房家电,他们还卖与所卖餐具相配套的菜谱及相关烹调节目的光盘和烹调培训课程,如此售后及相关服务的产值比所出售产品本身的产值要高得多。这里还有一个生产性服务业的案例,一个中国商人在美国把成本只有一美元上下的艺术品卖到100美元,这不仅仅是凭产品本身的独特性,而是他给所卖产品赋予了产品之外的附加价值。通俗地讲就是除了产品将来的升值外,其服务的价值占了很大部分,这也是美国人愿意出比较高的价格买他产品的原因。这位商人以前的艺术类产品有两大类:即已配好框的“成品”和未配好框的“半成品”,现在他又增加了与“半成品”相匹配的各种规格的空框。他在出售产品的过程中发现,倘若把一个价值100美元的“半成品”给其配上一个价值40美元的框然后标价140美元出售,这对相当一部分消费者来说就认为有点贵而要做出购买决策就有一定的难度。假若这部分潜在的消费者原想只花100美元左右来买一件别具一格的艺术品作为礼品送人,140美元就超出了他们原来的预算。但是,这位卖者把框与“半成品”分开卖,结果就不同了。一些消费者怕麻烦不愿自己去配框,而宁愿让卖者去帮他配好框。尽管卖者卖框的标价比市场上同类框高一倍(他的框是40美元,市场价还不到20美元),但此时很多消费者对100美元+40美元的价格认为是合理的从而发生购买行为。这就是销售服务产生的价值。由于消费者在花费140美元去直接买一个成品时他仅仅看到的是整个商品的劳动价值,而自从这位卖者把框架的劳动价值从整个商品的劳动价值中分离出来时,消费者在花100美元+40美元时,他同时看到了卖者为他配框所提供的劳动和服务,这时他就乐意花费比市场价高一倍的额外价格去购买该配套产品。这个案例体现了生产性服务的价值。

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的理论依据

哈佛大学商学院迈克尔·波特教授1985年提出了价值链的概念,认为“每个企业都是在设计、生产、销售、发送和辅助其产品过程中开展种种活动的集合体。这些活动可用一个价值链来表明”。价值创造是企业通过一系列活动构成的,这些活动可分为基本活动和辅助活动两类,基本活动包括内部后勤、生产作业、外部后勤、市场和销售、服务等;而辅助活动则包括采购、技术开发、人力资源管理和企业基础设施等。这些互不相同但又相互关联的生产经营活动构成了一个创造价值的动态过程,即称为价值链。这一理论的基本观点是,在一家企业众多的“价值活动”中并非每个环节都能创造价值。企业所创造的价值实际来源于企业价值链上的某些特定的价值活动,这些真正创造价值的经营活动就是企业价值链的“战略环节”。企业在竞争中的优势尤其是能够长期保持的竞争优势就是企业在价值链的某些特定战略价值环节上的优势。而行业垄断优势来源于该行业某些特定环节的垄断优势,抓住了这些关键环节,也就等于抓住了整个价值链。这些决定企业经营成败和效益的战略环节可以是产品研发、工艺设计,也可以是商务服务、市场营销、信息技术、物流配送、售后服务或者说主要是隐性知识管理等等。当然这些视不同的行业也存在一些差异。把价值链纳入全球范围做考察时就形成了“全球价值链”。

以上理论为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提供了科学的理论依据,当前党和政府所倡导的要大力发展的生产性服务业正是贯穿于企业生产的研发设计、市场营销、战略管理,售后服务等能创造高附加值的关键环节中。美欧等发达国家正是凭借其先进的生产性服务业控制着全球生产网络和价值链的分工。

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促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理论思考

价值链的理论赋予了中国加工制造产业转型升级的深刻启示。我国加工制造产业的快速发展主要是建立在传统比较优势理论基础上的。廉价劳动力资源充裕的供给这一比较优势是我国加工制造业取得迅猛发展的极为重要的条件和因素。但是我国加工制造业长期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价值生产阶段,其所获得的附价值是价值链最低端的价值,产品的研发设计、销售与品牌塑造等战略环节均由美欧等发达经济体的委托方掌控。外商操纵着高附加值的战略环节,也就是等于获得了价值链中利益分配的主动权,从而在国际贸易中一直拥有着很大的竞争优势,不断地获取超额垄断利润。

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国内外形势的巨大变化使人口红利基本消失。近年来我国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劳动力方面的比较优势正在被削弱,这导致我国加工制造业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与挑战。因此,我国企业尽管处在价值链低端,而要想弥补大量廉价劳动力失去所导致的比较优势的急剧减弱,并同时创造出在全球产业价值链中的竞争优势就必须通过对所处产业的具体价值链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知彼知己,迅速调整自己在产业价值链中的所处的位置及其在国际分工体系中所处的地位,坚持科学发展观,实施创新驱动战略, 抓住其战略环节并不断积极地挖掘和培育出自身新的比较优势并创造出新竞争优势。总而言之,我国加工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方向应尽快朝着由价值链的价值创造阶段向价值实现阶段发展,不断地由价值链低端向价值链上下游的高技术含量和高附加值的高端环节迈进,使产业得到整体上的优化与升级,从而使获利空间不断扩大,同时使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得到不断提高。

本文受到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十三五” 规划课题的资助(项目号GD17XYJ14)

作者系民建会员,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博导,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民建广东省文化教育宣传委员会副主任。


    来源:广东经济  

责任编辑:广东民建   发布时间:2018-11-14 17:2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