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前 言

近代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为世纪之梦,在历史的隧道中已经回响了百余年。一百多年来,在求得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革命斗争中,千千万万仁人志士前赴后继,英勇奋斗,苦苦探索救国救民之路,其间的艰辛和苦难、顿挫与期待,“有如暴风雨后纵观海上桅樯摧折的沉舟”。好在历史毕竟是人类自己创造的,终有其向往的目标和向上、向前的进程,1921年,随着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中国革命的面貌从此焕然一新。此后,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带领中国人民走上了一条光明、灿烂的康庄大道。

在中国,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是中国的领导核心,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会、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八个民主党派是同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的友党和参政党。执政党和参政党的“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是中国现代政党制度的最强音,是中国民主政治的主旋律,是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不断前进的力量源泉。

中国日渐完善的新型政党制度,超尘出新,是世界政党史上一朵鲜艳的奇葩。其所具有的长期性、稳定性和巨大的包容性、凝聚力,既克服了世界政党史中所浸漫的金钱政治的肮脏、又医治了一党独裁的痼疾、更摒除了多党轮流的动荡。这种昌明的政党制度是世界政党史上的一个伟大创举,是邓小平理论对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的一个伟大创造。

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的领导核心,作为执政党,是历史的必然、人民的选择、实践的证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需要。中国共产党的奋斗历程,充分证明自己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具有时代先进性和政治远见的党;是用科学理论武装起来,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富有革命创造精神的党;是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为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英勇奋斗并做出巨大牺牲的党;是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经得起各种风险考验,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作风上无比坚强的党;是放眼世界,认识规律,把握未来,与时俱进,不断开辟新局面、新境界的党。中国共产党长期积累的丰富经验和形成的政治优势,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继往开来的宝贵财富,值得永远珍惜和发扬光大。

中国的民主党派发端于大革命失败后。国民党右派叛变革命后,一部分国民党左派和从中国共产党中游离出来的反对国民党独裁统治而不赞成武装暴动的人重新集合起来,于1930年,在上海成立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被称为第三党。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国统区广大人民群众包括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以及其他的知识分子和民主人士,纷纷起来反对国民党的独裁统治和反共反人民的政策,各民主党派是当时民主运动的一面旗帜。民主党派自创立之日起,就确定了谋求中国独立、民主、富强的奋斗目标。由于面对相同的政治任务,有着类似的目标,民主党派和中国共产党的合作源远流长。在抗日战争期间,就已经出现了中国共产党和其他民主党派的合作,在抗日根据地,已有一些这些方面的初步实践。民主党派在长期的历史中形成了坚持接受共产党领导,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坚定走社会主义道路,与共产党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做共产党的诤友,不断加强参政理论与参政学说的探索与实践。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是参政理论与参政学说的创造者、培育者。他们以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为指导,从我国的具体国情出发,逐步建立并且不断完善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统一战线理论、多党合作理论、民主政治理论、民主监督理论和民主、法制统一理论。这些理论与学说,集中反映了中国共产党和广大中国人民群众的意志与愿望,是我国治理国家的重要方略。早在1949101新中国的中央人民政府就吸收了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参加,许多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担任了中央和地方政府的领导职务。毛泽东同志在七届二中全会上就指出:“我党同党外民主人士长期合作的政策,必须在全党思想上和工作上确定下来。我们必须把党外大多数民主人士看成和自己的干部一样,同他们诚恳地坦白地商量和解决那些必须商量和解决的问题,给他们工作做,使他们在工作岗位上有职有权,使他们在工作上做出成绩来。”这些思想奠定了我国政党制度的基础,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政治体制格局。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进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新的历史时期,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共中央领导集体对民主党派的社会主义性质给予了充分肯定,强调各民主党派已经成为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和一部分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成为在共产党领导下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治力量。从此,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1989年初,邓小平在一份民主党派的关于多党合作问题的建议上批示:“可组织一个专门小组(成员要有民主党派的),专门拟定民主党派成员参政和履行职责的方案,并在一年内完成,明年开始实行”。根据这个批示,中共中央经与各民主党派中央协商,制定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并于同年1230正式公布。 该文件在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是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是执政党”的同时,也明确指出“各民主党派是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和一部分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是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同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共同致力于社会主义事业的亲密友党,是参政党”。文件提出“参政党”这一概念,第一次将民主党派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将民主党派在国家政权中的地位以及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做出了明确定位。参政党概念的提出,使我国政党制度进一步得到完善和规范,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一个伟大成就。

我国参政议政制度的基本特征包括:(1)制度性。民主党派参政议政是由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加以规定和保障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这一制度规定了各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政治地位和法律地位。(2)功能性。民主党派的参政议政是政党政治功能的内在要求。民主党派作为参政党,必须有参政议政的诉求和参政议政的行为。参政议政是民主党派实现其职能的主要方式和途径,是参政党存在的主要外在表现形式。(3)政治性。民主党派的参政议政是一项具有政治意义并能产生政治后果的政治活动,因此必须遵循其自身特有的规律,严格按照我国现行的政治理论和政治程序进行。参政议政尽管也以经济领域的问题作为议题,但其本身不是经济活动,不能讲利益交换。这种政治性决定了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严肃性、责任性和非功利性。(4)参与性。在我国国家政权中,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是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民主党派不是执政党,但也不是在野党,而是作为参政党参加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从我国政党制度的规定性出发,一方面,民主党派的参政议政进入到国家政治生活的深层,发挥着不同于一般社会群众和一般社会团体的作用;另一方面,民主党派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总体上是发挥辅助而非主导的作用。(5)合作性。民主党派不是反对党,不是以参加竞选和谋求领导权为目的的西方式的政党,而是与中国共产党共同致力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党。与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是民主党派的优良传统,是我国政党制度的必然要求。因此,民主党派的参政议政不是以对立、对抗的方式而是以合作的方式进行,在团结合作的过程中,实行互相监督。

参政议政是个大舞台。在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政党制度下,各民主党派参政的基本点是:参加国家政权,参与国家大政方针和国家领导人选的协商,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参与国家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的制定执行。各民主党派主要通过以下方式和途径实行参政:(1)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中参政议政和发挥监督作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人民代表大会是我国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也是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参政议政和发挥监督作用的重要机构。在全国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和常设专门委员会中,民主党派成员、无党派人士都占有适当的比例。我国的各级人民代表是按行政区划组成选区的全体选民经过投票选出的,因此,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中,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是以人民代表的身份参政议政的,他们代表的是本选区的选民,依照《宪法》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等法律行使权力、进行活动。(2)担任政府及司法机关的领导职务。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通过充分协商,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经过一定的法定程序担任国务院及其有关部委和县以上地方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以及检察、审判机关的领导职务,依法行使行政权或司法权。(3)在各级人民政协中以本党派的名义发表言论、提出议案。人民政协是我国爱国统一战线组织,也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一种重要组织形式,是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参政议政的重要场所。在政协委员、常委和政协领导成员及各专门委员会中,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都占有一定的比例。与人民代表大会不同的是,在政协会议中,各民主党派同中国共产党一样,都是一个独立的单位,可以以本党派的名义发表言论,提出议案。各民主党派、无党派的政协委员都有提出批评的自由和发表不同意见的自由。(4)参加共产党召开的民主协商会。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领导人和无党派代表人士进行政治协商,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一项重要内容。中共中央、国务院或委托有关部门,就国家的大政方针或共同关心的问题,召开多种形式的协商会、座谈会、情况通报会。除会议协商外,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可以就国家大政方针和现代化建设中的重大问题向中共中央、国务院提出书面建议。各级地方党委也参照中央的做法和各民主党派地方组织之间开展协商活动。党同民主党派在团结合作中可能出现的矛盾,也可以通过民主协商,按照“团结-批评-团结”的公式,求得正确解决。

风雨同舟,荣辱与共,是参政议政的真实写照。一部参政历史是一部参政党与执政党同呼吸、共命运的历史。不论是反对蒋介石独裁统治的艰难岁月,还是为建立新中国的运筹帷幄;不论是“文化大革命”的残酷摧残,还是改革开放的参政议政,各个参政党及其成员,一直跟着中国共产党,向着繁荣富强的伟大祖国,在困难中前进,在曲折中发展,在光明中奋斗。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宋庆龄、李济深、何香凝、朱蕴山、王昆仑、屈武、朱学范、侯镜如、孙越崎、李沛瑶等。中国民主同盟会的张澜、沈钧儒、史 良、杨明轩、马叙伦、胡愈之、楚图南、费孝通、苏步青、丁石孙等;中国民主建国会的黄炎培、胡厥文、孙起孟、成思危等中国民主促进会的马叙伦、周建人、叶圣陶、雷洁琼、许嘉璐等;中国农工民主党的邓演达、黄琪翔、章伯钧、彭泽民、季方、周谷城、卢嘉锡、蒋正华等;中国致公党的陈其尤、黄鼎臣、董寅初、罗豪才;九三学社的许德珩、周培源、吴阶平等;台湾民主自治同盟的谢雪红、蔡啸、苏子蘅、蔡子民、张克辉等著名人士皆为我国参政理论与参政实践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以对人民事业的忠诚、以为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和发展无私奉献的业绩、以兢兢业业勤勉于事业的崇高品德,为参政党赢得了广泛的社会声誉,值此《参政论》付梓之际,作者以崇敬的心情,向所有为参政党历史成就的取得和优良传统的形成付出心血的老一辈领导人和老同志,表示由衷的敬意!

 

 

                         宋 海

                                       2004年11月18于广州